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造车新势力“生死劫”

但就造车新势力现状而言,大部分的企业仍停留在小批量交付,甚至是PPT造车阶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中国经营报 夏治斌、刘媛媛

2

2019年开局以来,关于造车新势力的消息层出不穷。特斯拉大幅下调在华车型售价、蔚来汽车(NYSE:NIO)交出了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威马汽车再获总额3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宣布新三板摘牌、蔚来汽车又被爆交付数量存猫腻,公司大量裁员等负面消息、贾跃亭和FF再迎新的“接盘侠”、特斯拉起诉小鹏汽车员工涉嫌窃取其机密……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除了蔚来、威马、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头部玩家外,中国新兴造车的企业数量已逾百家,但大多数的企业还未能进行量产交付,同时面临资金困境。即使是已经交付过万辆的蔚来汽车,年报亦显示,2018年全年净亏损高达96.39亿元。

但就造车新势力现状而言,大部分的企业仍停留在小批量交付,甚至是PPT造车阶段。正如3月22日,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发表内部信称,公司已从组队集训阶段,进入到第二阶段,即资格赛阶段。

为了解最新进展,连日来,记者联系了部分造车新势力企业。游侠汽车方面透露,公司目前产品基本锁定在相对成熟的电动汽车产品阶段,虽未正式发布,但已经内部迭代了两个以上版本的电动车产品。天际汽车方面则表示,公司将在上海国际车展公布首款车型ME7售价,且公司专注在技术研发和量产交付上。

资金紧缺盈利难解

众所周知,造车离不开资本的巨额投入,但从现状而言,造车新势力表现并不乐观。

数据显示,2018年,蔚来ES8总产量为12775辆,交付总量为11348辆,称得上是行业的“领头羊”。虽然蔚来汽车在量产交付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其亏损却在加大。

据其财报内容显示,蔚来2018年度总收入为49.512亿元,汽车销售总额为48.525亿元,占总收入的98%;全年经营性亏损为95.956亿元,同2017年相比增长了93.7%;净亏损为96.39亿元,同比增长92%。

而在2016年和2017年,蔚来汽车的整体净亏损分别为35.18亿元和75.62亿元,去除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因素,归属普通股东的净亏损则分别为25.73亿元和50.21亿元。加上2018年亏损的96.39亿元,3年累计亏损已达172.3亿元。

对于后续投入的资金来源问题,李斌向媒体确认还会有后续的融资计划。但对于何时才能扭亏为盈,李斌则表示,蔚来不会公开说什么时候会扭亏为盈,蔚来现在还在投入期,随着新产品的增加销量也会逐步提升,长期来说,对公司的商业模式非常有信心。

处于头部玩家的蔚来尚且情况不佳,其他造车新势力企业更是难言乐观。作为造车新势力之一的前途汽车,造车所需的资金均来源于其母公司长城华冠(833581.OC)。但在2月20日,长城华冠发布了拟申请终止新三板挂牌公告,并于2 月 27 日开市暂停股票转让。

据了解,长城华冠于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自挂牌以来,长城华冠通过定向增发在新三板共募集资金超过20亿元,多数已投入到前途汽车造车计划中。

造车需要有庞大的资金支持,对于前途汽车的资金问题,长城华冠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长城华冠的退市不影响前途汽车的正常运转,公司对于前途汽车的发展和现金流非常重视。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告诉记者,2019年补贴退坡对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来讲,会带来较大压力,具体包括单车成本上升、终端价格上扬。对于企业来讲,只有通过优化研发、生产、销售等环节的支出,同时提高效率,降低单车成本?;谎灾?,做好“降本增效”这件事情,才能保证企业的发展。

持续量产迷局

虽然在2018年有蔚来汽车、威马汽车、新特汽车、爱驰汽车、天际汽车等造车新势力们攻克了“交付关”,但能否具有持续量产的能力也颇受关注。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先后有蔚来汽车、奇点汽车、零跑汽车、游侠汽车、拜腾汽车宣布自建工厂。截至目前,已经完成自建工厂的车企可谓是屈指可数。以威马汽车温州工厂为例,资料显示,威马汽车温州工厂2016年11月开工,2018年3月生产线贯通并进行了试装生产,工厂占地约1000亩,一期固定资产投资67亿元,规划产能20万辆。对于温州的产能,威马汽车方面告诉记者,目前温州工厂总装下线量已达到1万台,日峰值产量超过200辆。

2018年4月,游侠汽车在浙江湖州启动工厂自建项目,项目总规模2600亩,年产能达20万辆,一期产能释放10万辆。游侠汽车方面向记者表示,公司将在2019年完成工厂建设,目前运营稳定,资金主要集中在后续厂建和部分研发投入之中。

此外,零跑汽车将工厂选址金华,据悉,零跑汽车金华工厂总投资20亿元,总面积570亩,该工厂于2017年7月开始建设,2018年6月封顶并开始设备进驻调试,计划2019年一季度正式完成建设,一期规划产能5万辆,总产能25万辆。对于金华工厂的建设进度,零跑汽车方面告诉记者,目前公司还没有工厂进度的信息,暂时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可以对外公布。

不过,由于零跑汽车至今尚未取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在2019年伊始,零跑汽车召开S01上市发布会之后,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向媒体表示,S01将使用代工模式,已经与长江汽车签署了代工协议。根据协议,S01的核心零部件将由零跑的自建工厂生产,而整车将在长江汽车工厂总装下线。

此外还有拜腾汽车南京工厂,2017年9月动工,预计2019年投产,工厂规划占地1600亩,计划投资116亿元,建成后总规划年产能30万辆;车和家第一工厂位于常州,于2016年8月动工,总投资20亿元,年产能20万辆,2017年8月进行了试生产;第二工厂也于8月开始建设,投资30亿元,占地面积45万平方米,规划产能10万辆。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在财报中提及,公司曾经于2017年与上海市嘉定区政府及相关单位签署建立蔚来新能源电动车先进基地的框架性协议及备忘录。近期,公司已与有关主体达成一致,停止该生产基地的建设计划。战略聚焦于整车制造合作模式。公司相信现有的合肥江淮蔚来基地能够满足未来2至3年的产能需求。

对于取消嘉定工厂的建设计划,李斌告诉记者,这是基于自己的产业实践作出的决定。其同时表示,与江淮这两年的合作实践是非常成功的,团队合作非常紧密、高效。

品控存疑信任度低

事实上,对于造车新势力企业而言,除了资金、产能难题外,实际交付量与品质问题同样受到来自各方的质疑。

以蔚来汽车为例,日前有疑似蔚来汽车离职员工的网友在知乎上爆料称,蔚来汽车一万辆车的交付是“自导自演”的结果,因为一万辆的订单中,大多数是蔚来的内部员工购买。

根据其爆料内容,蔚来推出的内部政策规定,公司员工购买ES8,前三年公司会以每月1.5万元的价格回租该车,三年租金总计54万元,但实际购车为46万元。此政策对于公司员工而言,即三年获得一辆车以及8万元。

3月22日,蔚来汽车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回应称,所谓“销量作假”及“大幅裁员”纯属捏造。

据其声明内容显示,截至2019年2月底,蔚来共交付13964辆ES8,其中员工自行购买和购买后与公司共享的ES8占比仅2%。同时,公司还表示,对于蔚来员工不端行为的表述纯属主观臆断,缺乏事实根据。蔚来公司与传言所涉员工保留对谣言发布者诉诸法律的权利。

此外,蔚来还表示,作为一家初创企业,蔚来已进入精细化运营和体系化效率提升的阶段,会根据发展战略进行业务结构调整和相应的人员结构优化。

声明当天,李斌也发表内部信,承认公司在四年的快速发展中出现了一些人员的冗余,并表示在今年上半年总数将控制在9500人以内,比现状优化3%。同时,其表示将优先级最高的三个工作目标是:用户满意度、提升运营效率、第二代平台的开发。

记者注意到,有关新能源汽车的故障投诉事件也层出不穷。仅看造车新势力,蔚来等都曾被消费者反映存在质量问题。

另有业内人士指出,一众造车新势力企业今年或面临“生死劫”。近日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发表的一篇文章引起广泛关注,他在文章中直言,新造车公司过于依赖资本,是靠“烧钱”在维持,加之政府新能源补贴政策的变化,以及包括特斯拉与传统车商加入竞争,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今年活下来的就只有个位数甚至更少,大部分企业将会破产关门或者被大的整车企业收购。

来源:中国经营报

原标题:造车新势力“生死劫”

最新更新时间:04/01 13:42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